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资讯信息 >
新闻中心
发改委:阶梯电价今年上半年全国实行
来源:地大热能 2014-05-22

沉寂多年的电力行业改革今年将有较大突破。

“今年上半年将在国内全面实行阶梯电价,阶梯电价改革方案已经国务院审议通过。届时,全国各省将分别制定方案推进。” 3月7日,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向本报记者透露。

这是居民阶梯电价征求意见一年半之后,官方首次给出实施时间表。根据去年12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指导意见,城乡居民每月用电量分为满足基本用电需求、正常合理用电需求和较高生活质量用电需求三档,电价实行分档递增。第一档电价保持稳定,不做调整,第二档电价提价幅度不低于毎度5分钱,第三档电价要提高3角钱。

但居民用电量仅占全社会用电总量的10%左右,电价改革尚未向占75%以上的工业用电拓展。

此前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已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今年将“研究推进铁路、电力等行业改革”。而从目前迹象看,电价改革可能将先于电力体制改革。

自2002年起,电改已历经十年路程。中国经济社会改革行至当下关键时点,中央政府是否有决心推进仍未明朗。但电力体制的弊端已在不断沉淀,改革迫不及待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冶集团董事长经天亮向本报表示,“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改革决心,今年的电改可能仍会落空。我们听到的还是临时价格措施,没有再启动电改的迹象。电价改革顾虑重重。”

西部省份力争电力议价权

在本次全国两会上,来自西部省区的一些代表对电力调度、议价问题反映强烈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云南省政协前主席王学仁在政协中共组的讨论中提出,作为水电大省的云南电力大量外送,却未能享受资源带来的红利,反而承担资源环境压力,在电力调度、电网建设、电价制定上没有话语权。

“电力体制没有理顺,形成一种垄断体制。水电资源地付出高昂代价,但是对电力输送、电能利用、电网规划、电价制定没有相应权利。西部小水电存在有电送不出,压价上网等问题。” 王学仁说。

王学仁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,参与过多个云南水电基地、西电东送等项目的调研。

他说:“按照国家电改思路,形成两大电网,强行将南方省份划入南方电网。本来云南可以送电到上海,上海对云南支持最大,为什么西电东送必须送广东?电网垄断电力调配权,资源地政府没有电网建设规划权、上网选择权、电力调度权,厂网分开后电力调度只能听从于电网。”

“此外,上网电价没有竞价机制,电力价格没有体现其价值。云南送广东最高电价0.38元/度,小水电价格每度0.1-0.2元。云南境内工业和居民用电价格高于送出电价,云南有部分电力送老挝,电价在每度一元以上。电力体制亟须改革,打破电网垄断格局,允许电力企业竞价上网,自主选择送电地区,拥有电价自主权。”王学仁说。

王学仁的另一个困惑是,国家电网企业到底和地方政府是什么关系?以云南电网为例,电网属于南方电网,云南省政府对电网没有管理权限,也没有资格干预电力调度。

“电力改革都改了10年还是原地踏步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表示:电改的核心问题是让电力产品回归商品属性,现在电价已经变成宏观调控的工具,还能是商品吗?不是。”

“政策上还没看到推进迹象”

作为国家电监会第一任主席,柴松岳也对电改十年进展不满。

“没有达到当初(2002年)中央设计的目标,老实讲谈不上很大成就。”柴松岳评价,电力体制改革至今,完成了政企分开、厂网分开。但竞价上网机制没有建立,输配没有分开,电力调度没有从电网企业分离。

“一些电厂设备和技术落后,能耗水平高,但为了照顾职工利益,每年也有发电配额。真正效率高、能效水平高的电厂反而不能多发电。”柴松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应该在机制上打破电网统购统销的格局,允许电厂竞争上网,价格低者多发电。”

柴松岳在当日的小组讨论上直言,“发电企业的利益不是建立在降低成本、改善管理的基础上,发电厂的效益一股脑都寄托在发改委。所以为什么现在一到春节、中秋节,发改委门口车水马龙。”

经天亮对本报记者说:“目前,在政策上没有看到电改有推进的迹象。从煤电的产业链上看,发电侧实行竞价上网,电网由国家管理,销售电价放开。国家临时的价格干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行政调控不是长久之策。”

在历年政府工作报告和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中,电价改革、电力行业改革均是改革重点内容。但每年的机制改革事宜没有落地,仅仅围绕电价调与不调开展工作。

“电价改革不能异军突起,电力体制改革要与之配套。” 国务院研究中心产业部部长冯飞说。

责编:楚天阔




图片新闻

公司业务